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四川方言 > 正文

闺蜜以为我姓“宣”鲜女士自嘲:我也念姓“xuan”

来源:中国方言 编辑:方言翻译 时间:2018-01-06

闺蜜以为我姓“宣”鲜女士自嘲:我也念姓“xuan”

在文化包容的大成都,你有没有遇到过因为口音差异遇到的小尴尬呢?

  


■天府早报记者朱佳慧
  把龚字读成jiong?近日,重庆大足区八旬龚老太因此差点回不了家的新闻引发热议。事实上冥思一想,在我们平时使用的四川方言中,也有很多发音略有不同的汉字。受访者鲜女士就遭遇过因发音差异而产生的小尴尬:平时许多人把“鲜”念成“xuan”,4年来,她的好闺蜜一直以为她姓“宣”。在文化包容的大成都,你有没有遇到过因为口音差异遇到的小尴尬呢?

背景
因为发音不相同
81岁老太差点回不了家

  故事发生在11月28日凌晨,重庆大足警方接到群众报警称,某小区门口坐着一位老太,夜间天气寒冷担心其出现意外,希望民警去看看。民警赶到后,老太太已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简短对话后,民警意识到其可能患有老年痴呆。为清楚核实老太太基本情况,民警将其带回派出所。
  通过询问、查询、核实,最终核实了老太太叫龚某(81岁,大足人)。民警几经周折,终于找到并接通了龚老太外孙女电话,谁料电话那头十分干脆地回答:不认识。民警怀疑可能是电话记录错误,随后又找到了龚老太女婿的手机号码。在电话中,民警询问对方是否认识龚老太,对方想了一会,竟然也答复称“不认识”。
  民警十分疑惑,会不会是龚老太遭到家人遗弃?于是,民警在电话里详细描述了龚老太的体貌特征和衣着情况,让对方再认真想想。这时,龚老太女婿突然“哦”了一声,对民警说到:“认识,认识,龚老太是我岳母。她不姓‘gong’,姓‘jiong’!”民警恍然大悟,原来普通话发音与他们老家方言发音不同,这才造成家人“不认识”龚老太。
  龚老太女儿杨某说,“平时家人都把‘龚’念‘jiong’,家中儿女也听习惯了,所以听到‘gong’一时反应不过来。”
  有四川网友说,“没毛病,我们也念‘jiong’。”不过,天府早报记者查阅2017年最新版现代汉语词典、第10版、第11版新华字典发现,“龚”作为姓氏就只有一个读音:“gong”,且未做过任何修订。
  难道平时大家读成“jiong”是读错了?但这样说似乎并不准确,因为在广义的四川话里,方言把“鞋”念成“hai”、把“喝”念成“huo”的字词已不胜枚举了。

尴尬
把“鲜”念成“xuan”
做了4年的闺蜜以为她姓“宣”

  问题又来了!“鲜”是读“xian”还是“xuan”?你在成都菜市场买菜时,可能会经常听到卖菜的人“新‘xuan’得很”。“其实都晓得这个字是念‘xian’,但成都人都习惯念‘xuan’,‘xuan’花、“xuan”嫩嘛。”菜铺女老板说,“不过我晓得,现在的孩子基本上都念的是“xian”,我从来没听我女儿念“xuan”。我们大人说游泳是游‘yun’,她也不这样读,就读游‘yong’。”
  天府早报记者翻阅字典查到:“鲜”只念“xian”,只有阴平和上声声调之分;“泳”就读“yong”!
  无独有偶,从事产品推广的鲜淑芳(名为化名)向天府早报记者讲述了她遇到的小尴尬。4年前,鲜淑芳在工作中结识到一个朋友,性格相合,很快就建立起了闺蜜关系,多年来更是亲密无间、无话不说。
  在一次聚会上,鲜淑芳偶然发现闺蜜在微信上把她备注成了“宣宣”。“八竿子打不着啊!”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奇怪,“后来我当着面闺蜜的面,看了她的电话簿,她把自己的名字写错了,‘鲜淑芳’写成‘宣淑芳’,两人一度尴尬!”
  此事过后,鲜淑芳觉得可能会有很多朋友都把她的名字写错了,但她并没有生闺蜜的气,她自嘲道 :就 连 自 己 也 念“xuan”。
  随后,天府早报记者从《百家姓》姓氏资料中查询到,“xuan”有只有两个姓氏,单姓“宣”,复姓“轩辕”。也难怪其闺蜜与“宣”字不谋而合了。
  关于“鲜”字的读法,你又是怎么读的呢?天府早报记者随访得到的结果是,多数成都人表示,念“xuan”的很普遍,不过也有人表示,年轻人尤其是学生都念“xian”了,但大家都一致认同,不管用四川方言念“xuan”还是念“xian”,都知道是一个意思。

■观点
保护方言与推广普通话并不对立

  我们提倡研究和保护方言,不仅仅因为学术需要,更因其有很多的社会价值。方言对于人类文明来说具有长远意义,如同物种意义上的不可再生性。我们今天仅用短视的眼光看待方言,可能看不到它实在的价值,但如果因此忽略它,任其消失,则是不可还原的。
  方言的价值,体现在多个方面:第一,方言是地方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比如湖南花鼓戏,以其特色与影响带给人们独有的艺术享受;第二,我们用传统方式做训诂研究,解释古代文献词义、句字,需要借助方言;第三,语言的多样性是丰富人类社会与文化生活的一个重要方面。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一个观念:只有用自己最熟悉的母语,才能精确表达人们心灵最深处、最复杂情感。没有乡音,无以慰藉乡愁。任何一种方言都是一种知识体系,都是特定的族群在特定的地域生活多年之后文化风貌的呈现。一个多元的社会,应该允许人们用方言来表达情感。
  据统计,世界上大部分人口,都使用不止一种语言。因此,我国在大力推广普通话的同时,没必要将方言保存保护与普通话推广对立起来,双语双言、多语多言应是社会之常态。社会要逐步养成双语双言、多语多言的状态,并习以为常——我们在完成不同的社会交际功能、适应不同交际场合时,完全可以用不同的语言来进行。
  在促进社会和谐方面,多言多语应是比较理想的状态,这实际也是世界大部分地区的常态。中国南方地区多言环境情况较多,尤其像广西这样的地方,一个人往往会说几种方言,比如西南官话、粤语、客家话,有的还会说壮语。这是百姓自然而然掌握的,并不存在学得多就学不好的情况。因此,在目前环境之下,城市的家长不用担心孩子以后普通话说不好,要让孩子从小有机会说方言,与普通话同时接触。研究表明,实际从小处在多语状态的人,脑部神经系统的发育能够得到更多的锻炼,双语多语环境下的孩子在智力发展过程中,并不会吃亏,反而还更有优势。(据人民网)

小知识
四川方言

  除了有一些特有的方言词汇外,四川方言语法跟普通话基本一致,能逐字互译。

●被动句

  被动句中的“被”字一般说为“遭”,但此时带有不情愿、不高兴的感情色彩,所以平时被动句使用较少。如“他遭开除了。”普通话中说为“他被开除了。”

●形容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这部广受关注的话剧终于要演出了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主页

Copyright © 2002-2011 主页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