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上海方言 > 正文

上海四分之一男人有这种“神秘基因”?从一条新奇路径来“探秘”

来源:中国方言 编辑:方言翻译 时间:2018-01-10

上海,不是一个简单的自开埠以来小渔村变成的国际大都市,也不仅仅是一个改革开放后迅速发展起来的大城市。她的活力背后实际上有非常深的根,这个根到底深到什么程度?

前不久,在上海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主办的“SEA-Hi!论坛”上,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李辉教授作了“挖掘上海之根——基因与语言”主题演讲,与听众分享了上海这座城市生命的根源与奥义。日前,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又再次采访到李辉教授。

上海四分之一的男人有侗傣民族基因?上海居然有着全世界元音最高峰的分布?上海郊区老人中,还有百越部族的“活化石”?……李辉教授带领我们从一条新奇路径“探秘”上海。

最古老的上海人是谁?

上海的“根”到底有多深?李辉从人类生物学的角度证实,上海西南部地区的形成时间至少在五千年以上,上海男人中有四分之一都是百越人的后代(“百越”是秦汉时期中原人对长江中下游及以南地区所有民族的泛称),而上海的语言、服饰也有着极强的历史文化特色。

李辉告诉记者,上海的东部和北部的确是晚近形成的长江冲积平原,但西南部的地势比较高,还分布着丘陵,所以西南部形成的时间至少在五千年以上。这块土地被包括在一个很悠久的考古文化分布范围内,它的鼎盛时期就是五六千年前的良渚文化。

中国早期最重要的五种考古文化都发生在新石器时代,分别是高庙文化、红山文化、良渚文化、大汶口文化和仰韶文化,其中成就最高的要数良渚文化。它最主要的分布区在浙江嘉兴地区和上海的西南部,从遗址上看,当时这一地区已经体现出高度的中央集权,而且精湛的玉器雕琢工业也体现出当时非凡的生产技术水平。

上海四分之一男人有这种“神秘基因”?从一条新奇路径来“探秘”

上海及周边地带的考古文化分布

那么,最早的上海居民是什么人?李辉说,人类学研究已提供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里的先民是百越族系,他们自称“偒傣”。对良渚文化时期的墓葬人骨 DNA 的分析也证实这一点。

那除了百越人,就没有其他部族到过上海吗?有。在上海松江广富林遗址四千年前留下的地层中,找到了一种当地没发现过的文化类型,王油坊类型,它属于龙山文化,最早在山东河南交界处,后来断断续续出现在苏北苏南,最后才到了松江广富林。考古学家认为,他们的先民从黄河流域辗转到上海落户,在上海西北部长期定居下来,这些居民很可能是上海地区最早出现的东夷部族。之后的各个时期,不断有东夷族民来上海西北部定居,尤其是商代末期。

不知由于怎样的内忧外患,辉煌的良渚时期在大约公元前2100年宣告终结,只留下一座座高高的祭坛和荒凉的陵墓。那么,这些最早的“上海人”又去哪了?经考证,许多人依旧留在当地,形成了后来的马桥文化,还有许多人为了远离灾难,向西南探求生路,渐渐发展成为中国西南乃至东南亚的侗傣各民族。

上海父系基因里隐藏着什么秘密?

由于中国的文化主要以父系社会来传代,因此对于上海人祖先的考证就要从父系基因中找答案了。李辉说,每个人的Y染色体都会不断发生变化,从后人基因的差异,就可以推算到他们的共同祖先。把全国人民的基因聚合在一起就会发现,中国人里几乎一半的男人都是三个人的后代,这三个人很可能就是太昊伏羲、炎帝神农、黄帝轩辕。

上海人父系基因最多的一个Y染色体类型,是O1类型。有27%的上海男人属于这个类型。而O1类型主要分布在侗傣民族里,在其他的民族里非常少见。这也验证了侗傣民族的先祖百越人曾长期住在上海,后来虽渐渐向西南方向迁移了,但他们的语言、文化以及部分的基因,却留在上海人的基因群里。

上海四分之一男人有这种“神秘基因”?从一条新奇路径来“探秘”

史料中描述的百越人和侗傣民族很相似

上海人父系基因里还有三个主要的类型,都是O3类型(伏羲O3-F11,神农O3-F46,轩辕O3-F5)。这三个类型的根源也就是上海人祖先之根了。

上海的第一个根于6800年前出现在湖南洞庭湖西岸的高庙文化区域里(考古发现高庙文化早期遗存与传说中的伏羲氏族高度吻合)。那里建造了中国第一个城市,现在叫城头山古城。高庙文化曾经影响非常广,从西宁到上海,从赤峰到香港,几乎遍布全中国。它的意义非常重大,代表着当时中国文化体系已经构成。

第二个根是6500年前出现了一个新的文化——仰韶文化(考古推测仰韶文化前期属于炎帝神农氏部落)。这个基因类型在14%的上海人身上出现。

第三个根是5300年前的红山文化。红山文化发源于东北西部,可能是轩辕黄帝部落文化的遗存。5300年前上海进入用玉的巅峰期,而这些玉器文化习俗,很可能都是从红山过来的。可以推断,当时轩辕黄帝从辽宁开始打下来,统一中国后,汉族的整体就构成了,而上海从那个时候开始就进入了全国的一盘棋。

上海四分之一男人有这种“神秘基因”?从一条新奇路径来“探秘”

上海各地的成陆历史

上海话为啥这么难学?

许多外地朋友对上海话的印象是,“像鸟语,而且语速快”。

每一个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历史特色,而在上海,这个特色就体现在语言上。李辉研究了全世界的元音分布规律后发现,上海是全世界元音分布的最高峰。可见上海话难懂、难学是有根据的。

元音是语言发音的三大特征之一,原来我们认为欧洲的日尔曼语、瑞典语、丹麦语是世界上元音最多的,有16个。后来发现上海地区的元音比他们还要多,最多的地方居然达到了20个。这曾引起了全世界语言学家的轰动,“一种语言能讲20个元音还都能清晰地分辨出来,简直是个奇迹”。

栏目分类

主页

Copyright © 2002-2011 主页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