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方言翻译 > 正文

1920-1921:作为罗素译员的赵元任

来源:中国方言 编辑:方言翻译 时间:2018-01-11

20世纪上半叶世界三大学界名人杜威、罗素、泰戈尔到中国巡回演讲,这是我国文化史上的一件盛事,至今常被人提及。担任三位哲人主翻译的人同样声震宇内,分别为胡适、赵元任、徐志摩。他们在此间的翻译经历也很值得今人梳理,或许可以作为辅线寻访三位世界文化伟人在华的足迹,从一个侧面领略我国这三位文化巨擘炫灿的人生,同时也可透视90年前处于剧烈文化震荡和转型期的中国社会。本文说说赵元任为罗素当译员这件事。

    受邀

1920年秋,应梁启超、张东荪等人邀请,英国哲学家、数学家罗素(Bertrand Russell)来华巡回演讲。为罗素这样的世界级大师找位合适的译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最后选定的是赵元任。为什么选赵元任呢?关于这个问题,赵元任夫人杨步伟有一句话:“因为元任的博士论文是数学的哲学,正对他的题目。”(杨步伟《我们的结婚》,载《赵元任生活自传》,中国华侨出版社,1989年,第162页。以下简称《自传》)其实理由恐怕不限于此。我们不妨追溯一下赵的问学经历:1910年,18岁的赵考取庚子赔款第二期留学生,赴美求学,与同期的胡适等分在康纳尔大学,赵元任主修数学,辅修物理、哲学。赵的学习成绩出类拔萃,毕业许多年以后仍然保持康奈尔大学平均成绩的最高纪录。1914年获康奈尔大学数学学士学位,毕业后在该校哲学院研究一年,第二年入哈佛大学,主修哲学,选修音乐。1918年,以论文《论连续性——方法论的研究》在哈佛获哲学博士学位。此后他还短期游学于芝加哥大学和伯克莱大学加州分校,听了大量数学、物理、哲学、语言学甚至化学课程。1919年,赵元任受邀返回康奈尔大学,任物理系讲师。赵元任对罗素本人的思想也早有了解,1914年7月10日,赵在日记里说罗素的《哲学论文集》“极符合我的想法”。他仔细研读了罗素、怀特黑德(A.N.Whitehead)合著的《数学原理》。(《自传》第90、94页),还读过柏拉图的《共和国》、休谟的《人性论》。赵留美10年,其学术背景跟罗素的学术领域和学术思想相当吻合。罗素在华有五大演讲:《哲学问题》、《心之分析》、《物之分析》、《数理逻辑》、《社会结构学》,涉及哲学、物理学、心理学、数学、逻辑学、社会学等等,范围很广,赵元任的学术背景基本能涵盖这些领域。至于在口译员所需要外语和本国语言的能力方面,日后成为世界著名语言学家的赵元任,自然也是非常理想的人选。

1920年春天,在美国的赵元任接到清华大学的邀请。赵与美方协商后决定以一年学术休假的形式暂离康奈尔大学返华。(《自传》第116-117页)8月赵回国,入职清华大学,开始时被安排教数学和英语或哲学和中国史,最后确定为物理学和心理学。梁启超等5月已向罗素发出了邀请,同时为罗素寻找译员。当时负责杜威、罗素等演讲的讲学社负责人蒋百里咨询了蔡元培、丁文江、秦景阳和陶履恭等人的意见后,与清华校长金邦正交涉,确定以讲学社名义“借”赵一年。赵元任的翻译工作时间长,且必须与罗素随行,因此接下这一任务后,清华的课他不能亲自登台讲了,便推荐朋友王赓接替。9月下旬,赵南下,经汉口抵上海,准备在那里迎接罗素一行。

    随行和同住

罗素于1920年10月12日到达上海。因为接待方安排上的失误,罗素到上海的当天,码头上没有组织欢迎仪式。因为这一情况,赵未能当天见到罗素,而是13日才见面的。为罗素的演讲做翻译开始于上海,10月中下旬,赵随罗素从上海到杭州,再到南京,10月25日到达长沙,10月31日抵北京。罗素在此暂住下来,开始了漫长的考察和讲学。第二年的三四月间罗素肺部感染,病情严重,伦敦报纸甚至误传他已经在中国去世。5月初罗素基本康复,3日即接见访客,之后还有多场演讲。罗素即将离华时,送别宴请一场接一场,1921年7月6日罗素在北京教育部会场举行告别讲演,题目是“中国通向自由之路”(China’s Road to Freedom,当时译为“中国到自由之路”)。所有这些正式演讲,都是赵翻译的。7月11日,“罗素结束访华返英,留下一本《中国问题》”。(裴毅然《罗素首次访华细节:由梁启超邀请并筹措经费》,《新民晚报》2012年5月16日)以上是赵为罗素当翻译的大致经过。许多资料包括《赵元任年谱》称,赵为罗素翻译总共近1年时间,其实是差不多9个月。

在此期间,赵不但为罗素的正式演讲做翻译,而且也是罗素的会见、考察等其他活动的随行译员。罗素到北京的第5天,梁启超登门拜访,就是赵元任翻译的。赵还为罗素的同行女友多拉?布莱克(Dora Black,当时多译为“勃拉克”)小姐翻译,她有时候也有讲话、演讲,赵氏都为她译。赵主要是口译员,但也有书面翻译的工作。当时的《罗素月刊》所刊载罗素的文章也都是赵元任所译。因时间跨度很大,具体情况相当复杂,所以也有其他人临时代替赵为罗素翻译。例如,在湖南期间,湘督谭延闿会见罗素,赵为谭翻译,而游学英国7年的杨端六临时代赵元任为罗素翻译。有人说罗素在长沙的第一场演讲《德国布尔什维克主义与世界政治》是杨端六翻译的(据百度百科“杨端六”条),此说法可疑,因为罗素在长沙只有26日的一次正式演讲,赵元任对自己为此次演讲做翻译有清楚的记载。(《自传》第122页)当时还另有人为罗素翻译书面讲义。据说,“为罗素翻译讲义的是新潮社员孙伏园(留日生)”(裴毅然《罗素首次访华细节:由梁启超邀请并筹措经费》) 

蒋百里安排罗素和译员赵元任的住宿,住地选择了北京东城遂安伯胡同二号。那是一座四合院,罗素和布莱克小姐在主间北上房,赵在东厢房,书房则在西厢房。当时,罗素与布莱克还尚未结婚,这样的同居在那时的中国是有伤风化的,因而这事还引发了一场讨论,不过住在一栋四合院、最接近他们的赵元任却对此似乎也没有什么微词。   

在为罗素当翻译期间,赵元任走进了婚姻殿堂。1921年6月1日,赵元任与杨步伟结婚。当月,两人曾在租住地小雅宝胡同49号请罗素、布莱克女士及英国公使馆的班奈特先生在屋顶花园小聚。

    趣闻和史实

用方言翻译。罗素在上海女子高等师范演讲时,赵元任用上海方言翻译;在杭州,用杭州话翻译。在去湖南途中跟湖南人杨端六学习湘语,不到一周以后,在谭延闿会见罗素时,赵元任竟能把谭的湖南话译成英文。10月26日罗素演讲时赵用湖南话为其翻译,演讲后有听众到台前问赵:“你是哪县人? ”(《自传》第122页)提问者把赵当作了湖南人。如今流行一种说法:罗素每到一地演讲,赵元任即用当地的方言来翻译,当地人均以为赵元任是他们的老乡。(如《赵元任的美满人生》) 这不免有点夸张,至少还没有书面材料表明,赵元任陪同罗素在南京时用南京话为罗素演讲做翻译,尽管赵元任少儿时在南京住过三年,凭他的语言天赋,应该会说南京话。再者,所到之处,当地人“均以为”赵氏是他们老乡,也找不到可信的证据。

相关文章:

栏目分类

主页

Copyright © 2002-2011 主页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