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东北方言 > 正文

你所听到的东北方言,很多是伪满洲国遗留

来源:中国方言 编辑:方言翻译 时间:2018-01-07

随着以赵本山为代表的东北小品和二人转在大江南北走红,东北方言也逐渐被全国人民熟知,但是不为人知的是,你每天说的“杠杠的!”、“扣扣搜搜”其实都是是日语词汇!

你每天说的东北话很有可能是日语


专有名词中的日语词汇

自从甲午中日战争中国惨败后,日本便开始染指东三省。日俄战争日本胜利后,日本开始在东北驻军并殖民。伪满洲国建立后日本在东北的殖民统治正式确立。可以说东北是和台湾一样受到日本文化影响和被日本统治最久的中国地区。日语词汇也融入了东北方言的各个角落。

东北方言中表示某种糕点、点心之类的食物,有些地方用“咖细”一词,也有些地方用“果子”譬如,用于口语中说“买了一包咖细”,“这是西洋咖细”等等。“咖细”读成kǎxi,这两个词都来自日语词汇“菓子(かし)”读作(kashi),意思是点心、糕点、糖果。就这个意思。

“榻榻密”一词,在东北方言中仍然沿用着,表示床垫、蒲苇草垫之意,读成tǎtàmì,常在口语中说“铺块榻榻密”、“榻榻密隔凉隔热”、“蒲草能编榻榻密”。这个词来自于日语词汇“畳(たたみ)”,读作(tatami),意思接近东北方言,草垫、草席之类;读音也很接近东北方言的语音。

东北方言中的表示下水井盖的“马葫芦”一词,来自日语“マンホール”,读作(manhuru)。表示燃气、煤气的“嘎斯”也是来自日语“ガス”,读作(gasu)。“邮便”一词,东北方言中仍然在使用。读成yóubiàn,人们常把寄信、寄出包裹叫“打邮便”。这个词来自于日语词“郵便(ゆうびん)”,读作(youbin),语音和东北方言相同,意思与东北方言词毫无二致,都表示邮政、邮件等意思。

日本在东北的“满蒙开拓团”成为了传播日语的主力


日本在东北的“满蒙开拓团”成为了传播日语的主力

大连方言中还有“晚霞子”一词,读成wǎnxiázi,指衬衫。这个词来自日语“ワイシャツ”,读作(waisyatsu)这是日语中衬衫的意思,语音和意思均同大连方言完全一样。

还有一些是当时的东北人民结合自身情况将原有的日语词汇稍加删减而创造出来的新词汇,这些词汇渐渐融入东北方言之中,成为生活词汇中不可少的一部分。比如:东北方言里蒲公英叫“婆婆丁”,这个词是将日语词汇“蒲公英(タンポポ)”,读作(tanpopo)众所周知,蒲公英这种菊科多年草,广泛分布于世界各地,其褐色瘦果,带有白色冠毛,在风吹拂下四处飘散。特别在早春发出的嫩叶可以食用,因此,每当春寒犹在,蔬菜缺少的早春,在东北的田野里,常常可以看到挖采蒲公英的老婆婆的身影。由于这个理由,东北地区的人们,将日语的蒲公英(タンポポ)的读法施以增减改造,从其形状,推想到紫花地丁等与之相符的‘丁’,又借鉴老婆婆的形象,取其同音的‘婆婆’与之组合,于是将蒲公英读成了让人由“婆婆丁”。

日常口语中的日语词汇

东北方言口语里常说“挖弄”一词,譬如“挖弄个差使”等等。这里的“挖弄”读作wàlong,意思是以财物拉拢、贿赂。这个词在日语里就是“賄賂(わいろ)”一词,读作(wairo),这个语音近似于东北方言的“挖弄”,意思也是以财物拉拢、谋取私欲。

“无可无可”一词,是东北人形容很满意,却不知道怎样表达才好的样子,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手足无措。譬如,“他被感动得无可无可的”。日文写成汉字加平假名的形式,用“浮き浮き(うきうき)”表示,读作(wukiwuki),和东北方言的意思相同。

东北方言词中的“抠搜抠搜”、“扣扣搜搜”,表示不大方、偷偷摸摸的意思,也可以看成是汉日语音的融合现象。日语读作こそこそ(kosokoso),语音和东北方言相同,意思与东北方言接近,表示偷偷摸摸、行迹猥琐的样子。而红遍大江南北的“杠杠的”,则是来自日语中“がんがん(gangan)”的发音和意思相似,都是“当当的”“锵锵”的意思;是通过拟声词表示很厉害的样子。至于其他类似的象声词,东北方言中的日汉融合的现象就更多了。

日本的“开拓团”同东北居民混居,导致大量日语词汇融入东北方言


日本的“开拓团”同东北居民混居,导致大量日语词汇融入东北方言

东北方言中还有“嘎儿码儿的”一词,读作gǎrmǎrde,意思是钱物小利。流行语口语中说“抓挠个嘎儿码儿的”、“弄点嘎儿码儿的”等等。这个是日语词“ガマ口(がまぐち)”来表示,读作(gamaguchi),意思是钱包,语音近似于东北方言词,语义与东北方言词相联系,运用的时候常以借代的方式出现。如说“逗点嘎儿码儿的”,这个“嘎儿码儿的”相当于钱物之类的好处。“瞎白话”、“瞎掰”则来自日语“喋る(しゃべる)”和日文汉字“喋” 这两个词分别读作(syaberu)和(syabe)。表示喋喋不休、吵闹的、经常在背后嚼舌根的人。和东北方言语音一样,语义几乎一样。

在东北方言中还有其他很多可能来自于日语的单词和语句,但是本文只考证了确实来自日语的一些常见东北方言词汇。语言的融合就是在这种不经意之间,或许随着快手直播和喊麦的继续流行,“杠杠的”最后会变成标准的普通话,这个来自日语的单词最终变成了一个规范汉语词汇也不是不可以想象的事情。

webwxgetmsgimg


相关文章:

栏目分类

主页

Copyright © 2002-2011 主页 版权所有

Top